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创业公司

“啪啪”会有多火?

8/23/2014来源:创业公司人气:2278

上个星期,我跟同事一起去798拜访点点的创始人许朝军,因为我们实在难以抑制对他推出的新产品“啪啪”的喜爱,经过简单的交涉,我们得以提前见到了这款可能迅速流行起来产品的出品人。

36氪 第一次报道“啪啪”时,大家对它的名字颇多调侃,但到了这周,情况就变得明朗多了——啪啪的增长速度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可以说是全球第一个正在流行起来的有声图片社区,我们也侥幸成为第一家报道“啪啪”的媒体。2012年3月时,我们曾报道过一款叫 picle的能在拍照时录音的工具,不知道“啪啪”是否受此启发,但两者一个是工具一个是社区,产品形态颇为不同。另外通过网友iamyougwang的回复,我们又在苹果商店里发现了一个叫spoken image的付费社交产品,这个产品的最早更新记录是2011年10月,但似乎一直没引起关注。

由啪啪官方和李开复今天在移动开发者大会上公布的数据:10月8日上线的啪啪,上线6天成为苹果商店社交新品首位,目前每天下载和注册量已经过万。其实不用看这些统计数据,使用“啪啪”的用户从自己微博好友加入这个新产品的数量和速度就能切身感受到它走红的潜力。

啪啪账号目前只能用新浪微博账号登陆,许朝军希望每个新进来的用户都能更容易找到熟悉的好友,我刚注册啪啪时,里面只有十多个微博关系,两天之后已注册啪啪的微博好友已经要多次滚屏次才能看到队尾了,而36氪在啪啪注册仅一天就有800多个微博粉丝“循声而来”。一些敏感的艺人和商家也开始尝试发掘啪啪的商业价值。比如洪晃不仅自己在啪啪上玩得开心,据说把自己的服装品牌和文化公司也都拉进啪啪。我也曾看到过一个话剧在啪啪上发剧照和声音做宣传。

对一家希望努力做到更好的科技媒体来说,没有什么跟读者分享有潜力的创业公司产品更要紧的事了,而且我们几乎每周都会收到几个创业者发来的社区创业产品介绍,所以也希望能借助对啪啪的分析,让想做社区的创业者也能有所启发,比如受欢迎的社区产品有哪些共性,早期投资人如何做出投资决策等。

一、受欢迎社区定律

每次新爆点出现时,成功的原因都会一遍一遍被分析,在此也给出我的判断:“啪啪”的快速增长潜力,源于它用创新的功能满足了用户社交的强需求,且满足需求的功能点足够简单易用。

增加了声音的照片,虽然没有视频的信息量大,但表现力并不弱,而且制作门槛远低于视频。我愿意用前所未有,来形容有声照片社区的使用体验。比如一张普通的学校操场照片,加上声音后,我分享到的就是一个离别的故事。再比如用户发布了一张过生日的照片,下面回复的内容大多也都是“生日快乐”,但是用不同音色和音调说出来的祝福,和打开音频之前的稍许神秘感,会让你重新发现网络和社交的魅力——在啪啪上,你更容易感觉到跟你沟通的是一个个鲜活的人,你分享对方声音的时候,也分享了他们此刻的情绪甚至性格。

创始人许朝军觉得用户对“啪啪”的认可也来自对声音的偏爱:“声音比文字更富含人性,国内用户也更加偏爱语音社交,国外语音产品流行度比国内差远了。”

许朝军现在还不愿意给“啪啪”下更多的定义,他觉得:“我们已经给啪啪社区创造了一个很简单的沟通规则,给照片加上60秒声音,之后就是用户去创造具体的玩法了。”

相比用兴趣图谱、社交图谱之类的词汇来分析社区,我接触过创造或投资过成功社区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大多更请倾向用:是否解决强需求和用来满足需求的功能是否够简单易用,这两个简单的标准来做出判断。能否用低门槛、易用的功能点满足强需求,也许能算是早期投资人对社区做出预测的基本规则。

二、“啪啪”可能会动谁的奶酪

如果将啪啪看做有声图片社区的代表,那么啪啪出现后,国内除了大批还没来得及发展起来的照片分享社区会受到影响外,最可能受到严重影响的还有陈华的唱吧,有声图片社区的流行有可能让唱吧更加垂直和边缘化。

唱吧是啪啪之前出现的,让众多互联网产品经理羡慕嫉妒恨的社交产品,以唱K为功能点。虽然它和啪啪的功能区隔很大,但满足的需求却有很大的重合。唱吧的创始人陈华并不希望唱吧仅仅是一个满足唱K需求的垂直社区,他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都会提到:唱吧上有一群漂亮的年轻女孩在上面唱歌,然后吸引大批屌丝男来围观。可见在陈华心中,唱吧应该是一个以唱K为功能突破点,满足用户移动娱乐和交友需求的应用。

但即使唱K是一项颇有群众基础的强需求,以唱K作为社交手段,跟文字和图片比起来还是有很多缺陷。除了唱歌比拍照门槛更高点之外,歌曲作为社交媒介也稍显单一,比如一个唱歌一般的好友,你可能会听他唱5首歌曲,但如果他发布了50首歌,即使他是每天发一首,你多半也不会再有浓厚的兴趣了。

唱吧在大众社交上的缺陷,跟啪啪相比更为明显。在有声照片社区里,每张照片都是创新的作品,精美且全新的内容每天都在大量产生,社交参与的门槛比唱歌更低。对那些并非唱K铁杆粉丝、以娱乐和交友为需求的围观男屌丝来说,啪啪可能比唱吧更有吸引力。啪啪现在的录音限制是60秒,许朝军说不排除以后增加录音上限的可能,到那时候啪啪上也会吸收一部分歌曲的发布需求,特别是原创类的歌曲。现在已经有用户在啪啪上发布歌曲了。

所以我觉得,在啪啪或者说有声照片社区崛起的同时,唱吧想拉动大众移动娱乐的需求更难了。不过也许唱吧专注在唱K这个垂直细分领域反而会走的更稳,一方面离微信更远,另一方面,也更重要的是,数字音乐产业也充满了机会。

有声照片社交产品出现后,微信、微博等移动领域通用级的社交产品多少也会收到一点影响,但影响有限,比如原来首选分享到微博上的照片有可能会转移到了啪啪。

三、来自腾讯和微博的潜在压力

利用照片和声音这两种极富表现力又容易掌握的工具,满足用户社交和娱乐的需求,有声照片没准会成为下一个大热门产品。“啪啪”7月份启动项目,10月8号在苹果商店上线,曾进过免费榜前五。许朝军甚至不用再因为存在“尽量不被模仿者过早发现”的可能,而刻意表现低调,作为一支有名气的创业团队推出的新产品,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下,不被竞争对手和巨头公司在第一时间研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许朝军说他几乎不担心来自其他创业团队的竞争,没办法把控的是可能来自巨头们的竞争。曾经这也是推出唱吧的陈华最担心的事,但让陈华担心的腾讯并没有用最优秀的团队去模仿唱吧,据说是觉得唱吧所做的离它移动核心产品的社交圈较远。

有声照片社区比一个唱K社区的用户群基数更大,也更贴近微信和微博的社交领地。许朝军说能做的也就只有“跑快点”了——从一周使用体验来说,啪啪的产品还是有很多改进的空间。如果微博发现照片分享明显减少的话,很有可能会尽快增加有声照片的功能,而微信在它的朋友圈里增加有声照片似乎也并不难。

个人觉得微博模仿的动力可能会比微信还要大些。因为微信的核心是基于移动通讯的移动社交,它要成为最大人群基数、最活跃的手机通讯工具,要保持通用的价值,就不可能在某些细分领域的功能上过于细致。比如,微信有“附近的人”功能,但却没有替代陌陌,微信的公共账号也不会取代用户对微博的资讯需求。

总得来说,“啪啪”和第一次出现的有声照片社交都让我心情激动,尽管我知道把一个有需求的好概念做成一个成功的产品,还有太长的路要走,抓住了一个好产品获得初期爆发,但最后衰落的公司也比比皆是。最后分享一张模仿小新的 有声照片,作为今晚熬夜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