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品牌

Yahoo进行新一轮裁员 主要涉及搜索业务部

8/23/2014来源:品牌人气:1867


Elias Bizannes 是 DataPortability(数据迁移) 项目的 主席和执行董事; the Startup Bus 的创始人;Silicon Beach 社区的创建者;并管理着搜索引擎创业公司 Vast.com 的财政.他先前曾在普华永道澳大利亚,在那里他推出了一个 由 CEO 赞助的社会化媒体项目,用以改变该公司在合作做法,使之更“开放”。在他的文章中,他深掘出 Facebook 正致力于的隐私问题的文化根源,并提出了一个基于明确的数据可携政策的解决方法。

Facebook 的技术实力正在玷污它的形象,这可能损害其长远的企业成功。本来在 Facebook 上运行的服务,当其作为创业项目并提供卓越的服务时,没有获得 Facebook 的允许--将不能再使用该社区的个人信息 -- 尤其的是 Facebook 准备利用这些信息赚钱。如果Facebook真的想改变世界,那么它应该在家里开始,而不要指望世界适应它。

Facebook 的文化:先做,然后完善

Facebook 以推出新产品和彻底重塑自己著名,而且往往伴随着其社区的大抗议。现场主屏幕启动时,被 bugs 填满,而不得不去修复 -- Facebook 的工程师们为此深感自豪。在他们眼里,他们与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形容的组织一致:黑客文化,长期处于测试阶段,迅速的为了创新而创新,和“因为我们可以”的态度。
这种黑客心态延伸到 Facebook 关于会员隐私的做法。在 Robert Scoble 与扎克伯格进行了一次私人交流中,扎克伯格用下面的一段话形容这种文化:

我们一直在听取大家的意见,并且一直试图将之提炼到我们需要改进的关键地方中。我想要展现出一个更好的产品,而不是仅仅谈论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硅谷几乎所有初创公司的企业家都会说的好的说法。这不是一个全球重要公司的 CEO 应该拥护的。因为当你已经关系到了世界,当你建立了一个近 5 亿人的社区,你本身将被你的环境影响得更多。
Facebook 不再是初创公司;它拥有一个庞大的社区,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以致要麻烦美国参议员抽出时间去询问有关公司做法的事宜。企业家可能更喜欢先做,再完善的企业文化,但是当你建立的是在社区理念上的公司,并具有了全球影响,你就必须与用户进行持续的对话,以表现出真正的关系他们的需求和期望。

“利益相关者管理”

如果希望改变一个公司或一个社会的文化,你必须处理好与利益相关者的关系。我是从在一个世界上最大和最保守的私人公司里为促使文化更加开放而推行维基和博客工具中知道这些的。我有公司领导的全力支持。然而,中层管理人员挡住了我,因为我没有认识到他们是我的利益相关者。即使最终实现了我的愿景,却因为我忽略了领导层的主要规则而远远超过了预期。
利益相关者管理不只是倾听,它是期望和尊重之间关系的管理。公司的利益相关者不只是他们的股东,还有公司雇员,当地社区,和他们的客户(仅举几例)。这些利益相关者可能不具有传统的行政管理权力或投资,但他们的意见一样重要,有时更重要。
Facebook 的用户可能不是他们的客户,但他们是利益相关者。由于 Facebook 的黑客文化,公司不能认识到这个问题:即使他们考略到了每一个反馈,他们仍然不会成功,因为利益相关者管理是理性偏少而感性偏多的。它给人们一种感觉,影响了他们和他们的数据的控制感。

扎克:从市场中汲取教训。(真正重要的。)

Facebook 不是唯一面临此种挑战的公司。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任何公司都了解利益相关者管理。一个偏离期望意料外的宣布能够一夜之间使一个公司的市值一落千丈。这就是世界各地持续的政策报表不断增多的原因,其中公司宣布这一年度重大的变化;也是资本市场的年度报告前需要季度报告和管理预算的原因。
披露你的期望和通知利益相关者能够决定公司在证券交易中的表现。由此,Facebook 需要认识到它不再足以依靠黑客文化在社区中保持魅力。黑客精神利于产品开发,但不利于隐私保护 -- Facebook 还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它希望上市,就要跟它的社区开始练习利益相关者管理。
这并不是说利益相关者管理将使 Facebook 的变得枯燥和可预见。看看苹果吧。
苹果公司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它绝不无聊。正如其 CEO 史蒂夫·乔布斯这周说的,公司仍然运作得跟初创公司一样。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做到了就会发生魔术(就像发生在苹果的一个公司,一个行业,和一个人全部革新的故事)。

接下来是什么:可携性政策

批评是容易的,而我更感兴趣的是拿出经过行业讨论的解决方案,这才有了这篇文章。DataPortability,一个以解决网络上个人数据可携性为唯一目标的注册非营利项目,认为这个问题是所有网络服务的关键性问题。(披露:我是 DataPortability 项目的主席和执行董事。在过去16个月,已经悄悄地在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开展这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们从这里开始,当前的服务条款和最终用户许可协议模型 -- 这些你使用一个服务必须同意的上百页的法律文件 -- 经常被消费者忽视掉,从而在一个服务强制执行它的条款时感到惊讶。我们相信需要一种简单的方法,了解一个服务需要用户的哪些数据和他们对这些数据拥有的权利。
本月晚些时候,我们将正式宣布我们的倡议,我们称之为“可携性政策”。这将是公司可以回答的一系列问题(没有正确或错误答案),告诉人们能够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这项倡议的目标是在市场上为服务提供商和终端用户提供更好的沟通。有了更好的沟通,我们也希望这将更好地明确哪些用户是值得期待的。虽然这也许不能解决 Facebook 的所有问题,它是 Facebook 和其他黑客文化初创企业为更好的管理利益相关者能够使用的一个工具,并给用户一种控制感。这使他们能够重复利用他们的技术,创新产品,追求利润。
数据可移植性真正的挑战并非技术,而是这么多的文化。正如克里斯·萨德,创造了这一条款,并帮助其改进,在上周的一篇文章中,正确地指出了 Facebook 的愿景并没有明确记载在其社会合同中。我们希望帮助解决这一问题。
可携性政策很快将公布,我们期待能够推动一个关于它的讨论。与此同时,您可以注册并首批使用这项新的通信框架,并给予反馈。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http://PortabilityPolicy.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