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迷的“网络专家”之路

2/17/2005来源:Cisco认证人气:12722

    曾经的网络游戏迷,从网络技术中找到了乐趣,为此,他不得不从大学退学,不过随后,他却出现在大学讲台上——

  今年9月,21岁的姚宽(化名)本该在武昌某高校开始大三的学习,但是,他却选择了自动退学。

  直接原因是他长期不到校上课,甚至没有参加学期末的考试。

  这一点显然令校方无法接受。

  在两年短暂的大学生涯中,姚宽很少在教室露面,也几乎没有完整地学过一门课程,以至于当他办理退学手续时,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不知道“姚宽”这个人的存在。

  然而在网络安全技术方面,他却名声在外、本事过人,取得的相关资格证书就有CCNA(CISCO认证网络工程师)、MCS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CIW(网络安全分析师)。

  目前姚宽已经与多家网络技术培训公司开展合作,成为少有的“学生讲师”。

  姚宽说:“游戏世界里‘GAMEOVER(游戏结束)’,还可以载入记录、可以重玩;在现实社会里‘GAMEOVER’,你可能一辈子就完了。”

  “我把自己玩丢了”

  1999年夏天,姚宽初中毕业,父母为了让他好好学习,花了6000元买了一台电脑。

  父母没有料到,他们的这个决定改变了儿子的人生。

  “一开始我都不知道怎么用,多亏邻居的小孩过来指点我,也让我了解到电脑游戏原来是这么好玩。”

  姚宽说,为了促进学习,他还买了许多诸如“翰林院”这样的学习软件。

  但是断断续续学了一个多星期后,电脑被变成了游戏机。

  最初,他玩的是“红色警戒”,然后是“暗黑破坏神”、“星际争霸”等当时十分流行的单机游戏。

  原先以为儿子在搞学习,时间长了才发现他原来是在“钻研”游戏,父母很后悔。

  为此,父母向儿子施加了压力:恐吓要把电脑卖掉,甚至经常在他玩游戏时拔下电源插头。

  但是姚宽不为所动,依旧偷偷地玩游戏,连在校上课的时间都在和同学交流游戏心得,游戏软件和书刊也买了不少。

  上高二时,网络游戏开始在姚宽周围流行起来。

  在这样的气氛中,他迷上了一款名叫《金庸群侠传online》的网络游戏。

  学校附近的网吧成了他常去的地方,学习也没心思搞了,就连擅长的长跑和跳高等体育活动也很少参加。

  伴随着游戏技巧大幅度的提高,姚宽的成绩却不断下滑———

  曾经在区里化学竞赛拿过奖、物理全班第二的他成绩排名降为倒数,变成了令父母伤心、老师失望、同学疏远的后进生。

  “在别人眼里我只是个游戏迷,其他什么都不行。大家只有在碰上电脑问题时才找我,否则连作业都不肯借我抄。”

  现在,姚宽也偶尔玩玩游戏,只是为了在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中换换“口味”。

  他说,自己已经为玩游戏玩“丢”了很多东西,“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把网吧当成私人养马场”

  最初,姚宽在家里玩单机RPG(角色扮演)游戏,由于在游戏中因等级不够而不能继续下去,所以开始使用“作弊器”修改游戏。

  “所谓‘作弊器’,其实就是一些电脑行家为改变游戏中的某些参数而设计的程序,有了它,游戏人物所持有的金钱、生命值等都能任意增加”,姚宽解释道。

  为在联机游戏中取得胜利,姚宽千方百计地搜集作弊的方法。

  “《大众软件》上有一期介绍如何在联机‘三角洲’时作弊。在使用后取得辉煌‘胜利’,此后我便开始寻思这些作弊方法的原理。”

  在玩《金庸群侠传online》的日子里,为了能够快点为游戏人物升级,姚宽从电脑书籍中找出了一些“有用”的程序去盗取他人账号密码。

  “当时,我常去的那家网吧的所有电脑都被我种了‘木马’程序,每台电脑就相当于我养的一匹马。”

  “木马”程序能控制他人电脑的巨大威力,让姚宽又惊又喜。

  在那以后,他虽然还玩着网络游戏,但对网络安全技术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了获取这些知识,他购买了许多电脑书籍。由于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姚宽只好每天饿着肚子,把早饭钱拿来买书。

  高三是姚宽人生中的又一个转折点。虽然功课的压力使他暂时“戒”掉了游戏,但他的注意力却没能全部投入到学习中。

  他开始专注于钻研网络安全技术。

  当上网络安全讲师

  姚宽再一次以“搞学习”的名义使自己成为武汉市首批宽带“网民”。

  “每天日以继夜地上网,直到凌晨2点才打个盹,然后白天到课堂上补瞌睡”。

  直到现在,姚宽还保持着“夜猫子”的习性———白天睡觉晚上上网,“夜里安静,适合搞研究。”

  “那时的成绩实在是‘掉底子’。”姚宽说。

  高考“砸锅”之后,他一直羞于向人提起当时的分数,对他来说那简直是个不堪回首的噩梦。

  “黑色七月”终于结束了,在那个漫长的暑假里,糟糕的成绩令姚宽没心思干其他的事情。

  他一头扎进了网络,靠疯狂研究技术来逃避现实。

  通过网络,他认识了一位在武汉某大学担任网络管理员的老师,从他那里姚宽学到了许多受用无穷的知识,这也让他下定决心走上网络安全专业研究的道路。

  2002年高考过后,姚宽被武汉某高校分校的计算机专业录取,这当然是个不太令人满意的结果。

  在大学里呆了几个月后,姚宽再没去过课堂,他还是觉得在家自学才是适合自己的道路。

  同年,姚宽在网上建立了自己的网络安全BBS(论坛)。

  通过在论坛与人交流、切磋,姚宽的专业技术进步很快,成了校园里小有名气的网络安全高手。

  大二上学期期末,姚宽经同学的介绍接到了生平第一笔业务:给某大学的网络中心职员讲授CIW(网络安全认证)培训课程。

  5天的课程压缩到2天讲完,姚宽精练的讲解获得了一致好评。在此之后,他的业务源源不断。

  “这条路还能走多远?”

  今年4月中旬,姚宽第一次去了外地讲课,是给山西某机关的干部们讲授网络安全知识,一共呆了半个月。回武汉后,公司给他发了5000元的工资。姚宽给了家里2500元,父母接到钱的时候高兴得合不拢嘴。“玩游戏也能玩出名堂”,这恐怕是父母当初绝对想不到的。

  现在,姚宽已经拥有了三台电脑,花的都是他自己赚来的钱。

  生活自由、收入不菲、把兴趣当成了职业,姚宽的一切在旁人看来似乎非常完美。

  但谈到对目前的状态是否满意时,姚宽摇了摇头。

  “本以为把兴趣当职业会很轻松自由,但是现在觉得压力很大,不论喜欢与否都要尽力完成,多少会让人感到厌倦。”

  此外,姚宽目前虽然收入可观,但很不稳定:最高时两个月赚了15000元,最少时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

  这条路到底能走多远?这条路真的适合我吗?这样的问题都还时刻困扰着姚宽。

  “如果不是因为接触了游戏,我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成绩优秀的那种。”他说。

  说起大学退学的经历,姚宽看上去非常平静。

  “这个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文凭对我的工作没有帮助。我有很多朋友都没有任何文凭,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没人怀疑。要是把大学文凭撕掉了,现在的一些大学生能干什么?”

  “现实无法存档”

  尽管未来还充满疑问,但生活还要继续。

  最近,姚宽接到公司的通知,马上又要到外地授课。

  忙碌的他还没心思坐下来对自己的未来作一个详尽的规划。

  “或许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自己来当技术主管,但会偏向管理方面而不是技术”。

  对那些还沉迷在网络游戏泥沼里的青少年们,这个曾经的“同道中人”感慨很多———

  “世界上的事,有始必有终。网络游戏毕竟是虚幻的,耗费无数的时间、精力换来在游戏世界的成就,能给现实带来什么?”

  “游戏世界里‘GAMEOVER(游戏结束)’,还可以载入记录、可以重玩;在现实社会里‘GAMEOVER’,你可能一辈子就完了”。

    希望本篇文章能给那些一直在观望、徘徊的人们以警示,成功不是在计划、暇想中得来的,而是以实际行动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