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进入思科,身临其境工作一天

2/17/2005来源:Cisco认证人气:14636

在今天的互联网上,大约80%的数据流量都经由思科的设备传递。对于这个以生产路由器崛起的跨国公司来说,它不像微软的windows或者IBM的笔记本电脑一样让中国的老百姓耳熟能详,就像思科人自己说的那样,“我们好像一座大厦的水泥管道,大家看到的都是这座大厦美丽的造型和精致的装饰,而必不可少的水泥管道往往不为人知。”透视思科走过的20年可以发现,它核心的企业文化归纳起来就三点:网络化高效率的工作管理模式;相信和尊重每一个员工;勤俭节约。然而,这三句话不仅成就了一家最成功的IT企业,也指导着思科生存的每一天


  美国旧金山以南的硅谷,聚集着充满活力的IT企业和精英。思科便发端于硅谷的圣何塞。思科的创始人是斯坦福的一对教师夫妇列昂纳德·波萨克(LeonardBosack)和桑德拉·勒纳(SandyLerner)。当时,莱恩与柯克发明并制造出了一个被称为多协议路由器的设备,它是一个高速、相当便宜、高度专业、里面满是电子元件的盒子,它提供一种邮递服务,能把数据包从一台计算机传送到另一台计算机上,可以实现斯坦福大学里局域网的互相连接。波萨克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中心主任,勒纳是斯坦福商学院的计算机中心主任。其实他们原本是想用旧金山(SanFrancisco)为公司命名的,但由于美国法律不能用城市的名字注册公司,所以就取了SanFrancisco的后五个字母。公司的标志,就是旧金山著名的金门大桥。思科的产品被认为是计算机系统之间的“桥梁”,所以企业标识也以桥梁为主题。金门大桥(GoldenGate)是旧金山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人所共知的著名景观。思科的公司标志以金门大桥为原型进行创作,寓意思科公司为个人、公司和国家之间进行信息沟通起到桥梁作用。1984年成立的时候公司只有两名员工,2004年思科的员工已近35000人。从1986年生产第一台路由器以来,思科公司在其进入的每一个领域都成为市场的领导者。1990年上市以来,思科公司的年收益已从6900万美元上升到2004财年的220亿美元。有人称,这简直是一个“思科神话”。1994年8月,思科来到北京,开始了在中国的神奇之旅。

  今天,当你走进位于东方广场内的思科北京总部,哪怕只呆上一天,也会感受到世界其他地方的思科是一个怎样的生存状态。


  上班,从路上开始

  早上九点,员工陆陆续续走进办公室,和想象中匆匆忙忙打卡上班迟到一分钟就要损失不少银子的外企职员不同,在思科没有上班打卡这一套程序。“那岂不是可以睡到中午再来?”一头短发的女孩子Mary笑着告诉我:“但是上级布置你的工作绝对是要求你在一定时间里才能完成的,不打卡是充分相信员工的自觉性。”Mary是思科市场部的一名雇员,两年前,她开始了在思科的工作。在她的办公间隔板上,贴着一张报道思科中国总裁杜家滨的剪报,文章的大题目是:人快乐的时候最聪明。

  在上班路上,Mary的手机就接到了从公司ip电话上转来的紧急留言,刚到办公室Mary赶紧打开电话收听voicemail(语音邮件),这是思科传达指令最直接迅速的方式。思科全球每一名员工的办公桌上都有一部外观和结构完全相同的电话机,但这是一部插网线的电话,这根网线也是办公桌上唯一的一根电线。无论是上级传达指示、客户查询或是同事之间的沟通,这部看上去不起眼的灰黑色电话除了把紧急留言接转到员工手机上,而且无论员工在何时何地拨通自己办公桌上的专属电话号码,随时可以接收到留言信息。由于思科在全球各分公司都使用这种IP电话,世界各地之间的通话不再有“长话”和“市话”的区别。“新年的时候,打开voicemail,还会听到远在美国的总裁向全体员工的问候。”Mary说,“你可以选择留言给一个人或是很多人,无论他在中国、美国或是新加坡,你还可以用这个电话召开多人参加的电话会议,所需成本微乎其微。”有意思的是,IP电话就是依靠思科的技术实现的,思科公司是自身每一项新技术的实践者,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产品是领先和实用的。

  准备出差

  电话留言通知Mary要飞去成都开会,于是,Mary打开了IBM电脑。Mary说,进入思科的第一天,IT部门的工作人员交给她这部电脑时嘱咐说:“这就是你的饭碗,可千万不要打破了。”这台IBM电脑是公司配发给每个员工的,里面安装了必要的程序和无线上网的装置,在思科公司,无论走在哪里都可以享受互联网的便捷,而且每部电脑还配有一个softphone(软电话)耳机,这个软件它可以把自己桌上的IP电话原封不动地转移到电脑上。“事实上,只要有这台电脑,加上公司给每个员工家里安装的宽带,只要连接上网络,在家办公和在办公室是完全一样的,甚至客户拨打我的办公室电话号码我都可以接听,我打出的电话显示的也是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如我现在在美国,我用我的电脑上的软电话打到北京,还是市话。在‘非典’时期大家都不能来公司上班,工作却能不受影响,就是依靠这样的办公系统。”说着,Mary轻轻点击一下鼠标,马上出现了一张旅行申请表,在填好了时间地点等资料后,Mary点了“提交”,出差的手续就办好了。“航班、机票、酒店等等事情有专门的人安排,每个员工的出差程序都是这样,全部在互联网上申请完成,我要做的就是收拾自己的行李了。等出差回来,所有费用只需在网上填写一张表格发送到财务部就可以报销出差费用,不需要任何人签字,完全凭自觉。全公司只有两名财务人员在新加坡管理报销和抽查出差的原始单据,思科认为为了查出1%犯错误的人让另外99%没有犯错的人进行层层审批是极大的浪费,省下的财务人员可以为思科做细致的财务分析。”Mary说这话时显得有些得意。

  在思科,所有员工出差,一律坐经济舱。若有人要享受商务舱的舒适,需自己补足两者差价。“不过听说思科总裁可是有自己的专用商务机啊?”“那也是他自己掏腰包买的,思科只为他提供相同里程的经济舱机票费作补助。”Mary又笑了。

  电脑死机了

  隔壁座位的同事让Mary看一下邮箱里的邮件,Mary这时发现自己的电脑死机了。我想起刚才那个“砸饭碗”的忠告,有点替她着急。“没关系的,电脑出问题拨打6888,TRC(技术响应中心)会有人马上解决。”电话打出去,一个台湾腔的男声接通了电话,Mary告诉她电脑遇到的问题,那个人马上通过网络进入了Mary的电脑,只见Mary电脑的鼠标箭头来回晃动,是电话那头的人在操纵。修电脑的同时,Mary还在IP电话上和他闲聊起来。原来电话那头的Lawrence来自思科设在悉尼的技术响应援助中心,思科员工电脑上出现问题都由他们负责,他们会根据来电国家选择是用中文、英文或是日、法文等与你沟通。

  问题不严重,Mary的电脑很快修好了。电话挂断之后不久,Mary就收到了Lawrence系统发来的回馈邮件,上面清楚地写着电脑的问题和以后需要注意的事项。“如果维修这个电脑有所花费,或是需要安装新的软件,他们还会把账单发邮件到我上司那里。”Mary说,“其实刚进入思科的时候特别不理解这样的服务,电脑出问题直接找楼上的工程师不就行了,问问周围的同事不就行了,有必要非惊动澳洲的同事吗?但是后来我渐渐地喜欢上了TRC的这种服务,因为无论是真的难题,还是我的‘无知’所致,他们都会在尽可能快的时间内解决问题,避免了人情和面子问题。而在问题解决之后,TRC还会给我发个调查问卷,从我这儿获取TRC服务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速度,如果我对TRC技术人员的态度不满的话,完全可以通过e-mail投诉他。”

  “想知道那个Lawrence长得什么样?”Mary冲我眨眨眼睛。思科内网的选项中有一个选项是directory(目录),我们输入了Lawrence的名字选择了他所在的悉尼,Lawrence的照片和信息马上出现了。通过这个系统可以查到每个员工的基本信息,他的上级是谁、具体负责什么方面的工作、有哪些属下等等。如果他的工作时间表开放,我们还可以看看他今天的工作都有哪些。

  对于网络,思科绝对是最大的受益者。互联网技术帮助思科公司在2001财年节省了17亿美元,在2003财年节省了21亿美元,2004财年约节省22亿美元。思科的办公和运营都构架在网络上,今天我们看到的只是网络化思科的一部分。思科以其现身说法的方式向大家展示:技术的运用的确可以大大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但更重要的是技术和业务运作的结合带来生产效率的提高和工作方式的改变。进一步地说,就是利用网络的意义并不单单是节约人力成本,更重要的是释放了更多人力去做更高层次的工作。

  在公司闲逛

  吃过午饭,Mary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带着我借了她的门卡在思科办公楼上下到处走走。Mary注意到了她身上的那张漂亮的门卡,Mary说:这张思科的门卡是全球通用的,门卡上的信息都记录在网络上,所以,电脑可以在世界各地的思科办公室识别。思科员工每个人都随身携带很多张卡,这些卡片只有名片大小。包括印有思科公司文化的文化卡,印有公司财政年度目标和未来3-5年的目标的卡片等。有些员工还将所有在思科工作期间积累的卡片拴在一起,其中有参加公司各类培训的证明,本地区发展的战略规划等。卡片越多,标志这名员工的工作经历及参与公司的活动越多。

  在闲逛的时候发现了思科许多有意思的地方。比如,眼前这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上班穿着时尚的毛衣和裙子。在思科只要你不用见客户,穿着得体就OK,不必非要穿着正装。在这里无论员工级别高低,办公面积相差无几;级别高的人坐在办公楼中间地带,临窗向阳的地方则全部留给了普通员工。思科休息区的冰柜里放着各种饮料,除了客人,几乎没有员工饮用。虽然思科年销售额超过200亿美元,但在这里,却赫然张贴着这样的告示:每人每天少喝一瓶饮料,公司一年便可节约240万美元。复印机旁明显的位置写着“纸张可以双面打印”,甚至在洗手间的擦手纸下面都贴有“一张纸就可以擦干双手”。思科节俭得似乎已经有点“抠门”。但一方面,思科也有不“抠门”的时候: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公司2004财年仍将31亿美元资金投入研发;思科员工会将没喝完的矿泉水装入背包以防浪费,将饮料和雪糕用来热情待客。公司会投入上百万美元进行员工培训,以在行业好转的时候迅速拉开和竞争对手的差距。

  我充电公司埋单

  回到Mary的位子,她又开始收邮件、开电话会议了。五点钟,Mary刚好开完会正要到网上申请一项学习高级Excell的在线讲课培训课程。这个EMS(教育管理系统)上有很多课程可以选择,在网上填好表格之后,系统会直接发邮件到她的上级那里,上级同意,并且付费之后她就可以参加课程了。思科的教育中心有许多这样学习的机会供员工自行选择,上级也会推荐一些课程,只要你的时间允许,就去学习吧,公司给你埋单。Mary得意地在电脑上调出自己已经学过的各种课程,近两年的时间,已经有不下十个。

  快下班的时候,Mary向我谈起了在思科的工作感受:“在思科,就像外界所说的:‘思科是把一个人当做两个人用’,但是反而觉得人是自由的。网络化办公让工作的时间空间都不再受限制,而且网络可以是最好的审计,你外出花销超过标准不用上司发现,系统自动就会阻断,同时,网上的各种远程教育可以由自己任意选择,自己的生活也充实起来,思科给每一个员工平等的学习机会和发展空间,学多学少全靠自己的努力。”

  正说着话,思科办公室的大灯突然灭了,Mary解释说,每到晚上七点钟大灯准时断电,继续工作的员工可以打开办公桌上的小灯。我笑道:“思科又开始‘抠门’了,看来我们也该回家了。”